栏目导航
最近推荐
热点信息
您的位置: 主页 > 美体 >

新版《红楼梦


发布日期:2022-08-28 23:59   来源:未知   阅读:

  曾经口碑不错的李少红导演一夜之间沦为“人民公敌”,并被网友戏称为“烧红鲤”。其实,李导呕心沥血,怀胎三十余月,做“父母”的袒护孩子也是情理之中。

  李少红透露说自己以前并没有认真研究过这部小说,直到重拍《红楼梦》,才在红学家的指导下第一次真正读它。红学研究者向来良莠不齐,分门别派论争不断。指导李少红版《红楼梦》的所谓红学家,是否真正靠谱也未可知。毛主席他老人家曾说过,不精读全文四遍以上,休谈《红楼梦》。李导仅仅凭自己临阵磨枪般的阅读,和一些红学家的“指导”,就匆匆动手,实在有些勉强。

  新版《红楼梦》播出后,有观众指出,李少红没有真正读透《红楼梦》,她用自己庸俗化的理解和想象去对待故事中的人物,而没有注意到《红楼梦》关注的是生命的终极关怀,只是把它当成了一般性的普通故事来演绎。

  “二十年来辩是非”。《红楼梦》辩了几百年也没个定论。相隔二十年的新旧两版电视剧,是非优劣,也只有交给后人来评述。敢于接下这种受累不讨好的活,只能向李导道一声,您受委屈了。【阅读全文】

  新《红楼梦》的定妆照从发布之日起就震惊四方,那销魂的额状先后得到了“铜钱头”、“黄瓜片头”等多种名号。主子小姐们的华装也丝毫不输额状的冲击力,疑似窗帘布的宽大蕾丝低胸装完全看不出其高昂造价。这些可都是奥斯卡得主叶锦添的得意之作,看过其在《卧虎藏龙》、《赤壁》中设计的观众都不禁感叹,这位大哥的水准也太起伏了吧!

  如果说铜钱头和窗帘布还不够给给力,那出家人妙玉头上戴的大红花,小宝钗厚厚的粉下惨白的脸,以及老祖宗“孙媳妇中第一得意之人”秦可卿鬼魅般的黑纱装和妖孽似的绿色眼影总能煞到你的眼睛了吧。

  满眼铜钱的结果除了雷,便是千人一面。除了出场次数多的黛钗持续搞视觉轰炸以外,五十集新《红楼梦》看下来还分不清三春、湘云的观众大有人在,甚至不少人都没有发现这几位中途是换了演员的。

  在铜钱头、窗帘布、大红花、绿眼影的包装下,新《红楼梦》尚未露播出之前,就已经在某知名论坛八卦版网友自发发起的“金乌鸦”选举中连年斩获大奖。而随着新《红楼梦》正式露出庐山真面目,相信今年的“金乌鸦”大奖必将又有其一席之地。【阅读全文】

  “黛肥钗瘦”谁之过?人家李少红导演说了,黛玉是在和宝玉爱情无望的情况下逐渐“为伊消得人憔悴”,可惜一直到她“裸死”我们也没看见蒋梦婕MM的体型发生任何变化。蒋梦婕的圆脸厚唇颇有福相,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不足之症”,那种高贵气质的忧郁更是不见踪影。

  扮演小宝钗的李沁倒是瘦得弱柳扶风,被网友取谐音“暴柴”,和宝姐姐珠圆玉润、用雪堆成的形象大相径庭。看来把宝姐姐和林妹妹的演员换一换,可能骂声还能弱些。小宝玉因头大脸尖被讥为“长得像舒克贝塔的小正太”。而大宝玉虽然长得算标准美男,但没有什么特点,且戏份少存在感弱,网友的火力点几乎没往他身上撒。“把宝玉比下去”的秦钟更加让人喷饭,本该是面若桃花的翩翩美少年,怎么和蜡笔小新长得那么像。

  三春姐妹,剧中却没有一个能和原著对得上号。“鸭蛋脸、长挑身材”的探春成了个小萝莉,反倒是“身量未足、形容尚小”的惜春一脸老相。更离谱的是贵为皇妃的大姐元春,其尊容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有网友调侃道:“看到元春,终于知道贾家为什么会衰败了。”

  姚笛扮演的王熙凤眼似铜铃,归亚蕾扮演的王夫人超龄,贾母不慈祥,荣宁二府的爷们儿集体肥头大耳、猥琐不堪。不靠谱实在太多,不甚枚举。【阅读全文】

  这么多演员选的不靠谱,李少红也喊冤。她明确表示自己没有全部演员选择权,但同时也拒绝透露演员背景。

  从胡玫与投资方一拍两散,到李少红火线救急,接手新《红楼梦》这个烫手山芋,这中间的曲折就已被演绎出了N个版本。流传比较广的就是胡玫对投资方硬塞进来的演员十分不满,“非要用***我就不拍!”。收拾烂摊子的李少红为了平衡各方关系,着实大伤脑筋。

  《红楼梦中人》宝钗组的冠亚军姚笛和白冰,传说一个有某实力雄厚的大老板撑腰,另一个则是投资方之一英皇力捧的新人。双方从选秀斗到开拍,最终还是白冰得到了大宝钗这个角色,姚笛则莫名其妙演上了王熙凤。对此,英皇方面毫不避讳:“我们投了钱,用我们一个演员很正常。”

  另一个传说来自扮演袭人的李艳,据说其父是温州老板,她带着投资进组。可见,其他演员也大抵如此。大观园中群芳,不知为在名著中露个脸,各出价几何。既然潜规则大家心知肚明,不如不要浪费时间搞什么《红楼梦中人》,干脆来个红楼角色大拍卖。即能满足富二代投身表演事业的热切愿望,又能填平李导日夜发愁的资金缺口,岂不是双赢,只不过观众的眼睛要遭殃咯。

  看来娱乐圈中潜规则、钱规则之毒早已深入骨髓,真是应了那句话,“这贾府只有门前的石狮子是干净的。”【阅读全文】

  李少红花费重金,把主要演员全都安排住进六星级豪华酒店,让他们从身心上体验不食人间烟火、挥金如土的贵族生活。可是李导忘了,挥金如土的也有可能不是贵族,而是暴发户。

  新《红楼梦》很不幸就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可怜的林妹妹居然连一块手帕都没有,只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往袖子上擦。漱口也不像陈晓旭优雅地挡住,喝茶像是牛饮,这通身的气派哪里像老祖宗嫡亲的孙女?薛姨妈喷茶一幕更是让荧屏前的观众都吃不下饭。

  演员没有经过系统教育,贵族气质荡然无存也就算了,把红楼拍的好似青楼才真真不可原谅。网友自制MV《青楼十二稚》火爆网络,十二钗被恶搞为“卖女孩的老火柴”贾母旗下的红牌,怡红院里还有“吸干精血”的老妖怪。想当年陈凯歌面对《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气急败坏甩出一句“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现如今,面对更出格的恶搞,李导却不敢出声了。怪只怪画面与歌词如此契合,贾瑞表情猥琐,凤姐宽衣解带销魂,秦可卿性感,宝黛“床战”火爆,神曲《爱情买卖》在这样精彩的画面的配合下,更显出彩。【阅读全文】

  林黛玉初进贾府一段,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有十分详尽的描写,对宁荣二府的位置以及荣国府内部结构的描述细致入微。这些都不是曹公信手拈来或炫耀排场的,除了使观众了解贾府的基本情况,形成直观的环境印象外,更暗含了许多信息。

  新版《红楼梦》一开播,许多观众兴冲冲地想看看传说中占了大半条街的贾府是如何的气势恢宏,如何的富丽堂皇。却只见镜头“刷刷刷”,好像武林高手施展轻功瞬间移动一般,还没来得及把荣国府好好打量一番,转眼黛玉就已经和贾母相拥而泣了。这一段的快镜头看得人头晕目眩,好好的贾府没瞅上两眼,引来观众强烈不满。

  除此之外,新《红楼梦》中镜头莫名快进慢放,随意推拉摇移的段落不在少数。小的愚昧无知,不明白李少红导演用这些非正常的镜头想表达一种什么样的叙事美学。如果这是一部小众的后现代实验电影,如此使用镜头无可厚非,说不定还能赢得一片赞誉。但现在这版《红楼梦》毕竟是全国十几亿双眼睛关注着的名著改编的大剧,创新太过实在不宜,有时候中规中矩还是必要的。【阅读全文】

  李少红导演是要进军恐怖电影节,拿新《红楼梦》来练手的吗?这不仅仅是网友对李导的揶揄,的的确确是任何一个审美正常的人看到新《红楼梦》时最直观的感受。

  想当年看《橘子红了》的时候,周迅一踏入橘园,我就毛骨悚然。那阴森的气氛实乃李少红标签,新《红楼梦》又在《大明宫词》和《橘子红了》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且不说秦可卿在凤姐的梦里身着黑纱、飘来飘去这样明摆着就是闹鬼的片段,以及地府使者黑白无常的数度出场,就算是平时的大观园也一片阴森之气。再加上疑似恐怖片的配乐,莫名冒出来的昆腔“咦”“呀”“喵”的诡异女声,半夜一个人在家最好不要去看新《红楼梦》,否则被吓到心脏病发也没处说理去。

  在新《红楼梦》中,黛玉死后,大观园内流传着林姑娘阴魂不散的传说,于是人们争相逃离这个“鬼地方”,以致于大观园变成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废园。月黑风高无人夜,正是黛玉还魂时。那画面,那音效,简直是绝妙的恐怖片素材,不禁让人忘记我们正在看的是《红楼梦》,不是《聊斋》。

  本版红楼旁白无所不在,大大抢了演员们的风头。前几集旁白几乎贯穿始终,而且完全就是照读原著原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是达到了一点普及原著的效果。但更多的观众反映本想好好看看电视剧,却一直被旁白搅得无法集中注意力。

  另外,故事的起承转合都靠旁白来实现,角色的心理活动也都要通过旁白讲出来,这不能不说是编剧无能。本剧的编剧大胆启用了全80后阵容,他们中有的是专业编剧,有的是网络编辑,甚至还有在校大学生。这些年纪轻轻的编剧,人生阅历和文化底蕴、知识储备和编剧技巧都差强人意,要对付这么一部巨著的改编工程,实在是有些勉强。

  对于网友的质疑,李少红一直以“忠实于原著”来回应。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尹鸿教授认为,任何手段的传播都不是原汁原味的,关键在于能否把原著的核心要素和主要情感相对完整地表达出来,这是衡量改编成功与否的标准。以此为判断标准,新《红楼梦》的改编显然不能算成功。

  当然,过度“忠实原著”的旁白也提供了一种便利,你完全可以闭上眼睛,把新《红楼梦》当成广播剧来听,也许会发现其新的魅力。【阅读全文】

  既然李少红口口声声“忠于原著”,靠着这四个字,她面对各种质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偏偏有爱较真的网友摆开架势,要拍砖就拍高质量的砖,就拿原著说事。这名ID为白色彩色的天涯网友,把原文逐字逐句与电视剧相对照,光是前七集共找出细节错误112处。这其中就包括僧道不分,元妃省亲的时候贾府男男女女站成一团说说笑笑毫不避讳,“霍启因要小解”一句变成“霍启突然尿急”的粗俗改动等等。

  当然,这些只是小问题,但许多关键情节的删改,就不像“霍启突然尿急”一样可以笑笑就过去了。比如“王熙凤弄权水月庵”一回,本来是表现贾家权势之盛和凤姐性格特点的重要章回,却在新版《红楼梦》中不见踪影。“大观园群芳夜宴”一回中,各人抽到的签上都有揭示其命运的诗句,暗示探春将远嫁的那句“日边红杏倚云栽”也被删除。更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好了歌》可是说是全书思想的精华所在,竟然也被按了快进般一带而过,难道李少红导演嫌《好了歌》太过三俗,主动响应号召把它“和谐”掉了?【阅读全文】

  前八十回好歹还是按照原著的脉络来,旁白也好,bug也好,都不算是上纲上线的问题。但新版《红楼梦》沿用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来拍,形成和87版悲喜两重天的景况,成为新《红楼梦》被猛烈攻击的最大原因之一。

  高鹗续写的四十回实在和曹雪芹的原意相去甚远,虽然曹公的原稿早已散佚,但其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写法,再加上《脂砚斋评石头记》的辅助,数百年来红学研究者早已对真实结局有了一个大致的构想。87版的结局就是摆脱高鹗续写固有影响的另一种解读。

  而李少红保守地选择了高鹗版,让抄家后的贾家“兰桂齐芳”,让贾宝玉和贾兰叔侄同中举人,让远嫁的探春奇迹般地随婆家一起搬回京都。一向最疼爱林黛玉的贾母主动和王夫人、凤姐玩起了掉包计,把宝玉和宝钗塞进洞房。贾宝玉大闹一阵后,居然也就和宝姐姐过起了如鱼得水的夫妻生活。

  高鹗的续写与原作对社会制度和封建思想的深层次批判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据说李少红选择这一版本来拍,是红学家下的“死命令”。难怪有人说,李少红被红学家忽悠了。【阅读全文】

  综上所述十大罪状,李少红成为“人民公敌”并不冤枉。有媒体笑言,新版《红楼梦》没有惹起任何争议,而是完全在遭受一场一边倒的围殴。新版《红楼梦》从地方台播出到两大卫视上星,都经历了收视率高开低走、大起大落的尴尬。凑热闹的围观者在开播头两天抬起来的收视率经不起考验,随着剧集深入,越来越多人放弃观看新《红楼梦》,其收视率也逐渐回归理性值。观众用遥控器投票的结果,给了新《红楼梦》一记响亮的耳光。

  “满纸荒唐言,一部心酸剧”。观众看着好好的名著被改编至此,倍感心酸。而呕心沥血、期待满满的李少红,看着耗费三年、烧钱无数的“亲生仔”被痛批至此,同样也心酸不已。一向与媒体相处良好的李少红,此番因一部《红楼梦》多次与记者翻脸,在节目录制现场面对质疑屡屡失态,与媒体关系一度降到冰点。李导半辈子积累下的良好口碑毁于一旦,让人惋惜。但同时新版《红楼梦》也让人看到中国电影恐怖类型片的“新希望”,也算是这部耗费巨资的“巨作”所做的一点贡献吧。

时装  |   美容  |   美体  |   情感  |   生活  |  


Power by DedeCms